乐心医疗潘伟潮:创新是骨子里的东西

时间:2016/11/22 16:07:06 点击数:次 信息来源:约见·资本人


  11月16日,广东乐心医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乐心医疗,证券代码:300562)在创业板上市。

  据了解,乐心医疗致力于家用医疗健康电子产品的 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主要产品包括:可穿戴运动手环(手表)、电子健康秤、脂肪测量仪、电子血压计等硬件设备。同时,提供健康医疗一体化解决方案。如今,乐心品牌的可穿戴运动设备(手环)销量做到国内第二,仅次小米。

  14年的发展,乐心医疗至少经历了两次转型,每次都是在自家发展的高峰期主动求转型,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潘伟潮说,“我是天生的创业者,有很多想法想去实现”,“创新是骨子里的东西”。

  专访正文:

  最新在创业板上市的乐心医疗,主营智能家用医疗健康电子产品。近几年,乐心公司身影常出现在国内互联网圈。

  记者:这几年乐心在转型,从这个时点来看,你个人认为,乐心是一个互联网的企业还是一个制造类的企业?

  潘伟潮:对于所有制造型企业来说,乐心绝对是一个互联网企业。我们互联网的人才已经有一百多号人了,所以说,这个在互联网创意公司和互联网的中小型公司,都觉得,这个还真的很不得了。但是我们也不会很冲昏头脑那种,你要拿腾讯、阿里这样来作为标杆,对于他们来说,我们是一个小学生。

  记者:从投资者角度,你自己判断,大家会把你乐心更看作是一个互联网企业还是制造类企业?

  潘伟潮:我其实真的是没想过,他们会怎么看,因为我们是跨界的。说实在,我真的没想过他们到底怎么看乐心的。

  记者:从传统的制造“心”到互联网…….

  潘伟潮:乐心从2010年就开始做智能硬件,那个时候国内的公司根本都没有这个概念。去年,我们在国内的可穿戴第二名,这些都可以给外界传达的,乐心在硬件转到互联网,是一个非常进取的公司。 其实乐心真的不是一个代工的企业,从创业开始,其实我们就是一个技术型公司,在第一个阶段,几乎全球的,或者是全中国90%几的做(电子)秤的企业是我们培养起来的。真的是,这种能够创新和转变的基因,我想一般国内的工厂企业是没有的。

  目前,乐心运动手环国内市场销量排名第二,仅次小米。财报看,公司主要产品国内销售收入已接近自己传统的ODM出口业务。2002年,潘伟潮在广东中山创业,以电子秤核心配件起家,为欧美知名品牌贴牌代工(ODM)。

  记者:(2002年),你当初为什么会来做这个创业?

  潘伟潮:天天固定时间去上班打卡,我觉得这个是挺无聊的。自己有很多想法想去实现。

  记者:当时做的时候就已经有非常确定的一个方向吗?

  潘伟潮:当时创业第一个项目是做圣诞灯饰的控制芯片开发,但是后来没成功。再寻找的就是转成做电子秤的方案开发和里面核心部件供应给其他的厂商。

  记者:当初做这个的时候,已经有市场吗?还是说就是在碰运气?

  潘伟潮:因为那个时代刚好机械秤转到电子秤的关键时间点,所以刚好我是在这方面还是有一些专利和技术,所以我就很快能够提供他们想要的东西。我天天的跑去东莞、江门,这两个客户一直磨啊磨啊,磨了半年才开始有真正的业务的。

  记者:时代背景下的一个技术转型期,正好就抓住了这个时间点。

  潘伟潮:没错。2002年乐心(前身)成立,我们只是做研发、做方案,找别人代工,,2002年大概有十来个员工。2003年真正有自己的工厂,(2003年)差不多有一百人了。

  记者:到什么时候,做到一个特别大的规模?

  潘伟潮:2005年,我们从创业到2005年,我们一直做方案,2005年是很关键的节点,刚好突破1个亿。

  记者:从零开始,也就是三四年的时间。

  潘伟潮:对。所以是发展的很快的。

  记者:2005年销售规模已经有1个亿。那时候你没觉得自己有一种满足感吗?

  潘伟潮:做企业就是一个打游戏、打怪兽那样子。就是觉得,做这个,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办?做什么?下一个目标是什么?不是不满足,应该说是要挑战一下自己。

  记者:2005年已经过了1个亿,之后自己的目标是什么?

  潘伟潮:05年虽然达到最高点, 但是我们做了一个决定,就是要转型。

  记者:那是企业第一次转型?

  潘伟潮:对。转型的话,就是把整个公司的方向转到做整机。

  (2006年时期乐心(前身:创源)的电子秤产品)

  记者:当时(之前)还只是做零配件。

  潘伟潮:对,当时只是一个传感器、PCBA这样的核心配件,但2006年开始转型,因为我们的判断,单纯供应配件,这个长远走不下去。

  记者:你做整机的话,就要跳过香港的、国内的这些(下游)客户,直接面对终端的国际客户商了?

  潘伟潮:对。国际的进口商,他们的国外品牌。所以就跳过那个工厂了。

  记者:那怎么来跳过人家?就因为便宜吗?

  潘伟潮:不会。我们的直接客户就是那个工厂,他们追求的是便宜再便宜,,所以当时我们就看他们做的产品,觉得很丑陋,质量也不好。我们因为是研发型公司,所以我们会很多创新,但这个创新,在他们看来,他们觉得不值得花钱去做更高端的产品。所以, 我们决定转型。转型我们说转就转,2006年就不再接任何新的客户,老的客户和老的产品维持就好了。

  记者:当时去找海外的采购商,这个难度大吗?

  潘伟潮:还蛮大,每个转型都大的。

  记者:难到一个什么程度?

  潘伟潮:难到我们2006年差点想放弃了,找人家收了,想退了。一下子(从1亿元)掉到6000万,那时候我很痛苦,花了几百万去开发了一批新产品,但是价格很高,(卖的量很少),所以当时觉得做得很辛苦,好像没什么太多起色。

  记者:怎么解决突破的?

  潘伟潮:之前,其实我们虽然做配件,但事实上国外有不少那时候他们主要的客户,他其实已经是知道我们了,他甚至会指定这个厂商用创源产品(乐心前身),那时候不叫乐心,所以我们已经是积累了这样一个口碑。2006年经历了第一波挫折之后,痛定思痛,这个市场是值得做的,第二个,找出我们自身存在的问题在哪里。就真的是, 沉睡了几个月,这个业务蹭蹭蹭又很快上来了。6000万再继续(增长) 一直到现在,就一直在增长了。

  2011年,乐心医疗再次转型,开始布局国内互联网智能医疗健康产品市场。

  记者: 2011年的时候,做出向互联网结合、转型的决定,那个时候你是怎么想的?当时,你的同行,制造类(出口)企业多数都在干什么?

  潘伟潮:多数人在拼价格,去到广交会就很好笑的。这边竖起个牌,“4美金一台”,那边就“3.95元一台”,他那边就是3.9元,这样拼。

  记者:你看了什么感觉?

  潘伟潮:看到这个,现在做这个业务还有的做吗?这个好痛苦,这个好low的,我们不想这么拼。因为我们一直做开的在欧洲,特别是德国,我们有一段时间特别是前期,德国占了我们全部业务的60%的份额,

  记者:德国是高品质要求。

  潘伟潮:对。所以我们真的是不太想拼价格。但是,江浙和很多小厂,他就是这样拼。所以我们在思考未来的方向在哪里?所以当时也就带着这个疑问,真的是到处去看,在讨论,甚至去中欧(商学院)念书EMBA。

  记者:你去中欧读书是不是对2011年乐心向互联网转型有非常大的帮助?

  潘伟潮:对。2009年进去,刚好是我们在寻求下一波转型的节点。其实2009年就带着我们下一步会怎么样?带着问题(去念EMBA)。因为毕竟我们也是经历过转型,知道好在转了,再回看过来,如果不转,完蛋了。

  记者:所以每次转型都是自己主动型的。

  潘伟潮:对。我们乐心是很有危机意识的,绝对不会让它掉到谷底才知完蛋了,所以我们每次转型其实都是差不多在我们最高峰的时候,甚至没到我们最高的时候,我们就要考虑,下一波技术会怎么改变这个行业,行业的发展新的方向会怎么样。

  目前,乐心医疗的互联网智能产品线主要包括:运动手环和手表、血压计、人体秤等几大品类。

  记者:公司几个产品线,你自己觉得最满意的是哪一个?

  潘伟潮:目前来说还是手环。

  记者:数字挺大的,从销售数据来看。但大众对乐心品牌的认知,好像认识并不那么深。

  潘伟潮:确实是,第一个,中国市场太大,我们虽然(运动手环)做到第二,但是在中国知道乐心品牌和购买乐心产品的仍然是非常少数,当然也是跟乐心做国内业务的时间,我们真正开放量销售就是2014年,虽然比较早就做准备,但是真正去销售2013年、2014年,2014年就开始慢慢放量,所以这个时间还是很短,所以这个程度也是很正常,也说明有巨大的空间。

  记者:小米这样的互联网企业,很懂得消费者心理。乐心呢?

  潘伟潮:只要你不在那两年被小米打死,真正能够走下去的还是靠一些基础。 对于很多基础性来说,不管是手环还是体重体脂,其实乐心有很多很核心的技术积累,其实这个是其他都做不到的,比如说连续心率,目前国内还是只有乐心能够连续一天24小时测量的,所以目前国内其他都还没有。

  记者:上市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你觉得在品牌认知上会有一个非常大的飞跃吗?

  潘伟潮:绝对,第一个是上市,第二个,我们是在快速的上升、成长。

  记者:智能血压计这种医疗产品市场,可见的未来能起来吗?

  潘伟潮:绝对会。

  记者:有时间点的预期吗?

  潘伟潮:可能是会在一到两年,或者是两到三年。

  记者: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判断?

  潘伟潮:发达国家,这个基本上只要上了一定年纪,40岁,几乎每人一个的了,他们普及率是很高,中国是觉得,这个有什么用,高血压没啥事的,所以中国的市场还在未被教育的早期。

  记者:这个市场教育者的角色谁来承担?乐心能担当这样的角色吗?

  潘伟潮:能,这是一个公司的战略。血压计,智能跟非智能,其实给用户带来的价值是太大了,比如说:用乐心Wifi的血压计,老人家量血压,儿女就能马上收到,第二个,医生能知道。

  记者:采访开始的时候,你提到打小怪兽,大家都知道打级, 开始初级的级别都相对容易,这个和(企业)的创新也一样的。 越往上越打到高级的时候, 这个难度会越来越大, 你现在感觉到了难度吗?

  潘伟潮:不会。

  记者:为什么?

  潘伟潮:如说你要拿个东西, 比如说把这个抛光抛到多光,当你抛光到一定程度,你再抛下去就没的抛的了 ,你改变的东西都那么一点点,甚至这个一点点对用户来说,有需要吗?有必要吗?但是创新其实是有很多很多可以做的事情,就是跨界,绝对是跨界 。如果有一个人说他没的创新了,那说明可能他的视野空间很窄了,他在这个圈里面确实找不到了,他必须要跳出来。

(作者:佚名 编辑:ID005)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