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亿卖掉金徽酒,对赌失败赔偿近8000万,钱用完了,又要让金徽矿业IPO继续圈钱?

时间:2021/8/17 11:38:06 点击数:次 信息来源:本网编辑

  负债率远超行业平均水平,暗藏“猫腻”?

  适当的负债水平,能给企业带来杠杆效应,提高企业股东的收益。一般来说,资产负债率的适宜水平是40%~60%,70%为警戒线。当然,不同行业资产负债率的指标也不相同。

  负债上市的公司也很常见,但像金徽矿业这样远超行业平均水平的负债率,真的是很少见。

  金徽矿业主要从事锌精矿,该行业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对资金需求量大。

  一直以来,金徽矿业扩大业务规模的资金来源,主要是银行贷款。公司的有息债务,也始终处于比较高的水平。

  截至2020年末,账面上的有息债务余额(全部为银行贷款),占总资产比例的52.08%,达到24.5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为20.5亿元,占总资产比例的43.42%。

18亿卖掉金徽酒,对赌失败赔偿近8000万,钱用完了,又要让金徽矿业IPO继续圈钱?

  2018年和2019年整个行业的资产负债率平均值,分别为30.62%和24.78%。而在金徽矿业的招股书上,我们看到,公司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在2018年末、2019年末和2020年末,分别是83.67%、70.20%和62.39%,是行业平均值的2倍以上。

  而这次金徽矿业IPO,总计划募资13亿,其中有4亿是用于偿还银行贷款的,以降低资产负债率和财务风险。

  这种高资产负债率,直接影响的是公司的长期偿债能力和债务融资能力。而负债率积压,也将导致金徽矿业的在短期内的偿债能力较弱。

  而这,背后其实暗藏着“猫腻”,也将为后续的IPO之路设置了不少障碍。

  倒在黎明前,把金徽酒卖在起涨点

  招股书显示,甘肃亚特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特投资“)持股金徽矿业56.25%的股份,是金徽矿业的实际控制人。另外,亚特投资还持有海南亚特、金徽酒、金徽新材、金徽地产、亚特小贷等公司股权。

  在2020年5月白酒股大涨之前,亚特投资曾是A股上市公司金徽酒的第一大股东,对公司拥有实际控制权。

  然而,亚特投资在白酒股大涨之际把29.99%的金徽酒股权,以每股12.07元的价格,卖给了豫园股份(复星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之后,亚特投资持有的金徽酒股份为13.57%,变成了第二大股东,告别高毛利的白酒赛道。

  如今回头来看,金徽酒卖亏了,卖在了起涨点。

18亿卖掉金徽酒,对赌失败赔偿近8000万,钱用完了,又要让金徽矿业IPO继续圈钱?

  曾签订对赌协议,业绩未达标赔偿8000万

  2018年12月,面临资金紧张的金徽矿业,积极融资,与新股东甘肃绿色矿产投资发展基金(以下简称“绿矿基金”),签订《增资扩股协议书》,绿矿基金以7.2亿元的现金,认购公司新增注册资本8000万元。

  在补充协议内容中,亚特投资还送给了新股“见面礼”以表诚意:截止2019年6月30日,金徽有限(金徽矿业前身)实现该年度上半年净利润不少于2.5亿元;截止2019年12月31日,金徽有限实现该年度净利润不少于5亿元;截止2020年6月30日,金徽有限实现该年度上半年净利润不少于4亿元;截止2020年12月31日,金徽有限实现该年度净利润不少于8亿元。若业绩不达标,亚特投资需要按约定支付业绩赔偿金。

  结果,金徽矿业2020年的净利润(3.6亿元),与8亿元相差甚远,对赌以失败告终,亚特投资共赔偿7896.2万元。

  而这种对赌的失败,也可能会给公司带来不少负面影响,可能导致公司基本状况、财务情况发生变化,如股权变动,盈利能力、偿债能力、持续经营能力等均有可能下降,这种可能影响投资者权益的事情,一旦发生,将不可改变。

  这也意味着,金徽矿业的IPO之路,也许未必能一帆风顺。对此,我们也可以从公司现存的几个问题,窥探一二。

  金徽矿业的IPO能行吗?

  其实,金徽矿业除了高负债率的问题外,还有比较明显的几个问题。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说,“企业客户集中度高,或者单个客户的销售量较大的情况,会造成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差,如果客户发生风险或变化,可能会对公司销售产生影响。”

  在金徽矿业的据招股书中,可以看到,2018年、2019年、2020年这最近的三年中,公司前五大客户的销售占比,分别为83.37%、93.46%和96.48%,且有不断上升的趋势。

  虽然,金徽矿业给出的解释是,公司在销售政策上,采取的是比较谨慎的信用政策,而且是先款后货的策略,导致的结果是,客户集中在规模较大、资金实力雄厚的厂家。

  但由此带来的潜在风险,依然是比较明显的,只要五大客户中的一家公司出现风险问题,就会直接波及金徽矿业自身的销售额度。

  “以前有酒,现在有矿”。即使卖了金徽酒,告别了高毛利的白酒赛道,但金徽矿业所在的行业赛道优势,丝毫不逊色。

  2020年,金徽酒的高档白酒毛利率,也不过70%出头。但金徽矿业锌精矿的毛利率却为65.20%,铅精矿(含银)毛利率竟高达77.03%。

  从财务数据看,金徽矿业近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实现大幅度增长。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6.2亿元,净利润2965.61万元。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11.2亿元,净利润3.6亿元。

  但蹊跷的是,这么多利润下,金徽矿业的现金流,确实减少的。2018年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达1.9亿元,但2年后,却成了负的,-1.8亿,尤其是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5.5亿元。

  虽然金徽矿业对外称,公司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主要花在矿山生产建设上了,待公司大规模生产建设结束,产能逐步释放和经营积累,公司就可以开始还借款了。

  具体的真相,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知道,业务扩张长期靠银行贷款,始终居高不下的负债率,是它留给我们的最为直接的印象。

  另外,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此次金徽矿业IPO的保荐机构,是华龙证券;而华龙证券的第一大股东,是甘肃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甘肃金控”);巧的是,甘肃金控拥有绿矿基金86%的股权,为实际控股股东;绿矿基金,我们都知道,就是上文提到的,与金徽矿业签订对赌协议的公司......

  投资者们,看到这里,你是不是感觉到哪里不对劲。没错,你的感觉是对的,这,大概率只是甘肃富豪的一场资本局。无论是高于行业平均水平2倍以上的负债率,还是倒在黎明前把金徽酒卖在起涨点,或是与投资机构签署对赌协议......似乎都在重复一个动作,圈钱,意图竟这样明显!

  投资本就是一场人性的博弈,随处可能是坑,对我们普通投资者来说,切记擦亮眼睛,拨开资本迷雾,看清背后本质真相,别入了他人的局。

(作者:佚名 编辑:id020)
文章热词:金徽矿业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